今日要闻

叫板科技巨头,美国私立名校凭什么争抢技术“大咖” 发布时间:2018-09-19

公司榨取学校的科研人才资源,现在的大学会怎么办?

今年,9月初的芝加哥大学校园相当安静。学生还未返校,只有改造楼房的施工队趁机加快工程进度,以便赶在开学前完成整修工作。

芝加哥大学计算机系教授赵燕斌去年举家从温暖的加利福尼亚州圣芭芭拉搬到寒冷的芝加哥,此前他在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工作了长达13年。

在被《麻省理工科技评论》(《MIT Technology Review》)提名TR35(青年科技创新人才)后,赵燕斌便成为计算机科学界的名人。近年来他是主要活跃在计算机网络信、信息安全及分布式系统领域的知名年轻学者。

“芝加哥的生活成本比圣芭芭拉要贵太多,房价几乎翻了一倍,这是我们之前没有预计到的。”赵燕斌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不过我们还是卖了圣芭芭拉的房子,在这里买下了一间公寓。”

赵燕斌说,他在这里至少会再待十年——坚定走学术之路的他,只是芝加哥大学近年延揽的二十几位精英教授之一。

计算机技术是“原力”

近期,谷歌人工智能部门负责人李飞飞重回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的消息,让业界惊讶。李飞飞加入谷歌前,就是斯坦福大学颇有名望的计算机科学家。近几年来,大型科技公司疯狂从高校吸收人工智能研发团队,也引发了科技公司和高校争夺人才资源的激烈辩论。

像芝加哥大学这类私立大学,为了吸引人才会不惜重金。在2018年美国综合性大学排名榜上,芝加哥大学仅次于普林斯顿大学和哈佛大学,位列第三。

漫步在大学校园里,赵燕斌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比起圣芭芭拉,这里的各项设施和投入都要大得多,我可以做很多更新更有趣的研究。”和大多数美国大学校园一样,芝加哥大学的校园也没有一个所谓的“正门”,就连要找到印有大学名字的铭牌也十分困难。赵燕斌指着通往旧校园的一扇显得并不华丽的铁门,半开玩笑地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大概这就是校门吧。”浓密的绿荫遮蔽下,“校门”并不起眼。

赵燕斌加盟芝加哥大学,很重要的原因是他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时的博士生导师迈克尔·富兰克林(Michael Franklin)教授的力邀。

两年前,富兰克林受命加入芝加哥大学,担任计算机系主任,肩负起重塑计算机系的这一富有挑战性的任务。

富兰克林是著名的Spark计算引擎的发明人,长期从事大数据方面的研究。他向第一财经记者介绍称,学校已经投入了大笔资金用于计算机系的基础硬件设施和人才的招募,还投入大量精力打造数据科学和系统安全等课题,并将著名的约翰·克勒拉图书馆改造成计算机系办公大楼。仅2016年,该系就得到一笔2100万美元(约合1.44亿元人民币)的捐款。

“芝加哥大学计算机系过去比较弱,两年前学校意识到计算机在各个学科领域重要的基础地位,于是投入大量资金决定扩张。”在计算机楼二层转角处,富兰克林教授坐在两面全玻璃落地窗的办公室里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要知道芝加哥大学拥有很多非常强的专业,比如经济系和物理系是诞生诺贝尔奖最多的专业。现在,很多跨学科合作都需要计算机技术支撑。”

芝加哥大学计算机系办公楼

跨学科合作迸发火花

去年,芝加哥大学商学院教授理查德·塞勒(Richard Thaler)因提出行为经济学而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富兰克林掌管的计算机系也与商学院有着密切的合作。

富兰克林告诉第一财经,在离芝加哥大学校园开车约40分钟的地方,建有一个大型的实验室,规模在全美数一数二。在那里,不仅有全球速度最快的超级计算机之一,也有物理系和生物系等领域所需要使用的大型实验装备。

“我们希望把所有的科研人员汇聚到一起,迸发出创新的火花。”富兰克林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他向第一财经记者出示了一份这两年招募的研究人员名单。其中不乏来自卡内基梅隆大学、麻省理工学院这些计算机科学顶尖名校毕业的学生,他们的专业横跨大数据、计算机视觉到自然语言处理等多个领域。

“这些领域都是目前人工智能最火的领域,所以他们如果要去企业找工作也非常容易,薪水会比学校高得多。”富兰克林教授说,“但是他们还是愿意留在学校,很大程度是因为我们给到他们的自由度,能让他们做自己感兴趣的研究。”

芝加哥大学的图书馆在全球都排得上号。

近年来,赵燕斌一直在研究与网络安全相关的课题。去年下半年,他的团队在计算机安全顶级会议ACM CCS上展示了一篇题为《在线点评系统中的自动众包攻击和防御》的论文。在研究中,赵燕斌教授团队发现,人工智能可以被用来生成复杂的点评信息——这些虚假的点评不仅机器无法检测出来,就连人类读者也分辨不出来。“人工智能的技术很先进,好处也显而易见,但是我们的目的是提前预测出人工智能对于社会潜在的威胁,以至于当这些威胁真正来临的时候,人们不会猝不及防。”赵燕斌教授曾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今年夏天,赵燕斌在杭州待了一个月,与包括阿里巴巴等中国著名互联网公司的计算机专家们进行交流,并就考察情况提供建议,试图帮助其共同搭建更加安全高效的计算机网络架构。

“我们和中国的很多高校、企业都有紧密的合作,我每年也要去中国好几次。”富兰克林教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富兰克林教授曾长期住在加州,从事大数据研究的他对谷歌和脸书(Facebook)这些科技公司非常了解。

他表示,中国互联网巨头拥有海量的数据,这对于大数据训练人工智能等这类机器学习领域非常有好处,而计算机系的教授掌握了非常扎实的理论体系,他们也需要与实际的应用场景相结合,使得他们的理论在实际的场景下获得验证。

根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数据,美国计算机博士生最新的就业率已攀升到57%,过去十年这一数据只有38%。而美国计算机研究协会(Computing Research Association)的数据显示,尽管计算机系的学生数量在增加,但是留校做研究的人员数量正在创历史新低。

李飞飞回归斯坦福大学。

除了前面提及的李飞飞之外,前两年名校的人工智能教授跳槽到科技公司的案例层出不穷,比如多伦多大学教授、“神经网络之父”杰弗里·欣顿(Geoffrey Hinton)加入谷歌,纽约大学教授杨立昆(Yann LeCun)加入脸书,卡内基梅隆大学教授Alex Smola加入亚马逊,等等。

虽然他们中有一些人“身兼两职”,但是在学校的科研和教学精力明显会被牵扯,这对于学生也不公平。

研究人员警告称,科技公司正在榨取学校的科研人才资源,这将不利于未来几代研究人员的培养,进而威胁到人类生存发展等重大领域的研发实力,比如环境科学。

富兰克林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经过两年的大规模招聘,芝加哥大学计算机系的教授数量比起两年前已经翻番,由原来的不到20位增加到40位左右。“我们的目标是扩张到50个,这些教授来自于美国的各大院校,拥有不同的学术背景,他们之所以选择芝加哥大学,是因为看中有很多跨学科合作的机会。”富兰克林教授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上一条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