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闻

星巴克·台湾首家“集装箱门店”开业 发布时间:2018-09-28

月 26 日,星巴克在台湾的第一家“星巴克集装箱门店”正式开业。新店由日本建筑设计师隈研吾操刀,用穿插的集装箱材质设计成大树开枝散叶的景象,背后的图案以台湾当地阿美族原住民文化为灵感。也是首家配备“得来速通道”的门店(DRIVE THROUGH)——通过留出车道来让驾驶员不下车就买走咖啡。星巴克新门店开业以后,就相当受人瞩目。

  


如果你之前关注过集装箱门店,对它还有印象的话,这家基本是在延续了之前的概念,让回收的箱子得到充分利用,以“让建筑消失”的思路让门店和周围景观尽可能融合,同时通过树木开枝散叶的理念,将来自各大港口的 10 多个货柜像积木一样悬挂叠放出纯白色空间,身后配上运用当地阿美族原住民代表性鲜艳色调喷绘出的彩绘墙,自然而又抓人眼球。

 

 

门店在内部装潢上保留了货柜本身的面貌,仅在部分墙面装饰带有咖啡元素的木板,另外阿美族色调元素也随处可见,在货柜两端有全景落地玻璃的设计,让顾客坐在店内就可以欣赏到花莲洄澜湾的山川和海景。目前开业信息已经出来了,花莲星巴克,让你可以从集装箱堆叠折射的光线和空间感中找到隈研吾“负建筑”的设计风格——通过诸如木、砖等不同材质形成一种量的秩序,比起造型更重视素材本身。


 

 

隈研吾延续了他最擅长的“让建筑消失”,让门店和周围景观尽可能融合。以集装箱作为建筑素材,通过树木开枝散叶的理念,将各大港口的10多个集装箱像积木一样层层穿插,打造了一个纯白色的集装箱空间,而标志性的双尾美人鱼LOGO则大大地印在集装箱上。在身后配上台湾当地阿美族原住民代表性的彩绘墙,让人眼前一亮。

 

 

此前隈研吾也曾为星巴克在日本福冈的太宰府天满宫设计了一家木结构为主的门店,无数个长木条交错排列,支撑起建筑本身、也通过结构排列折射出不同的光线、层次和外形,体现出流动感。


 

 日本福冈巴克


在保证全球化品牌形象的同时,在某些市场,设计不同于标准化的门店,是星巴克近几年在提升消费者体验中一直在做的。第三次咖啡浪潮中涌现的独立精品咖啡店,从店内装修、杯碟设计到咖啡豆的选择,都各有各的特色。从开店之初便以“提供第三空间”为核心的星巴克,在独立小玩家的挤压与竞争下,如今必须为人们提供更多个性化的门店空间体验。 

 


    在全球有不少的星巴克特殊设计门店,星巴克在京都一桩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老宅之中,开了一家可以坐在榻榻米上喝咖啡的和室星巴克;在苏黎世星巴克还将一节火车车厢改造成了门店,消费者在搭乘瑞士联邦铁路公司的运行列车时,便可以在其中一节车厢买到星巴克,这也是全球最小的星巴克门店。在香港,星巴克还曾将一间位于中环的老冰室改造成星巴克的新门店,内部菜单除了常规咖啡,还有菠萝油、蛋挞等香港风味的选择。

  

  

    咖啡厅能有多小?星巴克来告诉你!只需几个废旧的集装箱,便可包装为最为流行时尚的星巴克新概念店!


 

 

    事实上,集装箱咖啡厅的理念并非最近刚刚出现,早在2012年,就已经出现了面积仅450平方英尺,大小仅相当于一个车库的集装箱咖啡厅。而星巴克准确抓住了这一流行趋势,因为在公司总部西雅图,废旧的集装箱随处可见,何不变废为宝,让更多人实现自己的咖啡梦想呢?这不仅有利于回收利用废弃资源,帮助保护环境,还能激发人们更多的创意灵感,例如将几个集装箱拼装在一起,打造一个星巴克咖啡厅!

  

西雅图星巴克

 

    曾于2011年在市郊用四个集装箱设计出一家得来速门店,全部由回收材料组成,面积比常规店面更小。此后在美国的盐湖城、波特兰等地,公司也陆续开出了这样的独特设计、迷你尺寸的集装箱门店。一方面符合公司保护环境的考量,另一方面,这也与星巴克通常的城市现代风门店形成区分——它更有工业风的粗犷随性,能给消费者提供多样化的门店体验。



星巴克一直在尝试更多的新型特色门店形式,探索更多的商业模式,满足不同人群的消费需求。事实上,在创新门店形式的这件事情上,星巴克一直在不断突破。作为全球咖啡连锁巨头,星巴克的创意足迹早已遍布全球,设计的门店总是创意无穷并且能够与当地文化完美融合。例如苏黎世火车和星巴克的合作,打造了全球首家车载咖啡店;星巴克还在香港开了一家老冰室咖啡屋,原汁原味的还原了一整套香港冰室文化。 

 

此外,星巴克在7月宣布将于2020年前全面取消旗下2.8万家门店塑料吸管的使用,这也与这次使用废弃的集装箱打造门店的环保理念不谋而合。


上一条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