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闻

一个手指开网店,八成客户复购 发布时间:2018-10-25

你在干嘛?双十一要来了,下面同城麦麦为大家介绍这位在为双十一努力的店长。


双11就要来了,韩凯期望着小店能有个销量的爆发,支撑着店铺久一点,再久一点。

这次的采访很特别——只能用文字聊天的方式进行。常常在我问出一个问题之后,需要等待较长一段时间才能收到一句话的简短回复。


韩凯


采访对象叫韩凯,出生时因为难产导致短暂窒息,小脑受到了永久性损伤。他无法正常交流,基本无法自主站立,严重时还会肢体抽搐、面部痉挛。他的十个手指中,只有左手无名指听使唤。但韩凯就用自己唯一可以自由动弹的手指,经营着一家淘宝店,还拥有了自己的品牌。


九、十月份是韩凯一年中最爱的时节,这是他的家乡新疆奎屯市棉花丰收的季节。一有时间,韩凯就会推着轮椅,来到田埂上,看着白色的波浪在风中翻腾。只有看着这些棉花,他的心里才能踏实下来。


韩凯家乡的棉花成熟季节


一朵朵棉花脱籽加工变成棉絮,再被织成棉被,棉被可以通过快递送往全国各地。当有用户在网店下单后,每发出一床棉被,韩凯都可以从中赚到15元。开始做淘宝店时,韩凯梦想有一天能赚够钱去大城市治好自己的病。而现在,他在考虑更现实的问题,“我爸妈50多了,过两年都弄不动我了,想攒够钱,以后能够雇人照顾我。”


父母老了,淘宝店成了他唯一的依靠。


触网


在韩凯的记忆里,有一股味道最熟悉,那就是医院消毒水的味道。小时候,韩凯在父亲的背上,登上过北京的长城,见过西安的兵马俑。只不过,父亲扬起的嘴角总是很勉强,韩凯知道,这一次出门求医又失败了,于是他总乐观地想,就当是一次旅行吧。


因为需要经常请假带着韩凯四处求医,2000年,父亲韩佳琳一次性买断了工龄,开始专职照顾韩凯。到了适学年龄,韩凯也没办法跟普通小孩一样,走进校门。为了让他能找到些事情做,父亲给他搬回了一个“大屁股”朋友:台式电脑。这让韩凯的生活开始改变。


由于疾病,现实中韩凯说话含糊不清,只能通过文字的方式来跟别人交流,但从未系统学习过的他,先前只是跟着爷爷认识了一些简单的文字。在拥有电脑之后,韩凯通过听音乐认字,领悟意思。又跟着软件先学会了五笔输入,后来根据看图发音对口型学会了拼音。


“拼命打拼自己想要的,不止这些,还有很多”。跟很多年轻人一样,韩凯经常会通过朋友圈分享自己的想法,他说因为身体原因,现实中几乎没朋友,网络让他更能放松自己。文字采访中,“我是个见光死”这句话他说了不下三次。



对于网络,韩凯的敏锐度比一般人更强。基本不出家门的他,时间基本都花费在了网络上,他发现通过网络不但可以聊天娱乐,还能买到本地没有的东西。于是,他寻思着,是不是自己也可以开家小店,补贴一下家用。


经过一段时间的捣鼓和准备,2010年,韩凯的淘宝店开张了。


转变


没有电商经验的韩凯,刚开始甚至要卖点什么都没考虑清楚。“那时候很多人说做充值简单,我开始就做这个。”不过韩凯发现这个入门门槛相对较低的虚拟产品店铺,在淘宝上越来越多,生意被不断分食。于是,韩凯又跟着网上认识的朋友一起做CBA体育用品的分销。分销也就意味着同类竞争的存在,光靠韩凯自己的运营,店铺始终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


直到2011年4月,韩凯的生意遇到了一次转机。韩凯还记得那一天,父亲提了20斤棉花回来,说这是姑姑家买来做棉被的棉花,但是量没估算好,做完之后多出了20公斤,问韩凯能不能挂在网店试着卖卖看。


新疆是棉花的盛产地之一。日照时间长,无污染的自然环境,让棉花的纤维更加长、白,具有韧性。在新疆,家家户户的棉被几乎都是用当地的棉花弹成的。“何不把自己家乡的特色卖出去呢。”韩凯一下子找到了自己的生意方向。不过,刚开始简陋的小店生意并不好,姑姑家送过来的20公斤棉花,花费他半年时间才消耗完。


韩凯店铺的棉被采用手工定制的方式,当有客户下单后,通知合作的工厂工人开始制作,制作完毕后,父亲去提回来完成发货。韩凯还记得接到第一笔订单的时候,父亲不肯直接电话跟工厂下单,一定要亲自跑到工厂去。那天,直到夜幕降临,父亲才扛着做好的被子回来,“我亲自盯着师傅做的,绝对都是好棉花。”父亲说。


就这样,父亲成了韩凯产品上的质检员,这个经常去工厂盯着工人做棉被的习惯,一直保留到了现在。靠着口碑,韩凯逐渐积累起了一波客源。2015年双11,他的淘宝小店1天卖出了2万的营业额。这让他在当地出了名。


只是这次的出名,也给韩凯带来了新的危机。一家称可以帮他专业做店铺的公司要与韩凯合作。这家公司在操作时,采用了大量违规操作,导致经营混乱。2016年,韩凯索性注册了自己商标,决定重新开一家淘宝企业店。


焦虑


“如果我不是一个重度脑瘫患者,我也许和同时代青年一样,大学毕业后在北上广打拼,或许在家乡娶妻生子过着平淡的日子。”韩凯常在脑中反复给自己加个“如果”。


可惜,现实不会因为韩凯的不同,而给他特别的优待。


平时每天花在店铺上的时间,一般超过十二个小时,旺季时候忙了就只睡三四个小时,这种在外人看起来高强度的工作量,已经成为韩凯多年的习惯。因为身体原因,韩凯回复速度会比一般客服稍慢一些,店铺也因此收到一些中差评,幸而后来经过解释,得到了客户的理解。


韩凯家乡的棉花地


现在最让他焦虑的是,这两年电商的玩法愈加复杂起来,内容营销、短视频、直播等卖货方式的兴起,这些处处都是他的短板。


“现在淘宝不比以前,不专业没能力,不管怎样坚持都会被刷下来的。”看着淘宝这些年不断地改变,韩凯觉得自己的脚步始终慢了一些,他在到处寻找有能力、愿意和他一起合作的人,只是很多人看到他后,都纷纷摇了头。


“我妈有时候也会劝我,你这样差不多就行了,做不起来就别指望了。”韩凯无奈地说今年可能是自己做淘宝的最后一年,转眼又笑道,“其实一直都在说再做最后一年,但我一直贼心不死。”


韩凯的这颗“贼心”来源于自己的父母。看着父母的头发正在一天天变白,身形也在一天天佝偻,父母老了。这个家庭为他承担了太多,他想要自己负担一些。当从网上可以充电话费开始,韩凯就没让家人再管过这件事,家人的不少衣服也都是他通过网络购买置办的。“如果不开店了,我还真没想好,能干什么。”


幸而这些年的经营,韩凯还是用产品为自己的店铺积累下了一定的粉丝。据他透露,店铺的复购率可以达到80%。韩凯也通过微博、微信等渠道,讲述着自己的品牌和故事。慢慢地,有不少行业里的朋友在帮他扩散店铺与产品,发起拼团的活动来帮他提升销量。现在,他还在尝试发展分销商,进一步扩大销路。


“常常告诉我自己,就这样认命吧,能混一天是一天......年龄在逼迫我,给我沉重的压力,时间在逼迫我,给我向前的动力”。这是开网店之前,韩凯玩原创音乐时,自己写的词。


双11就要来了,韩凯期望着小店能有个销量的爆发,支撑着店铺久一点,再久一点。

上一条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