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闻

重大信息!世界首个“超人”在中国诞生!修改基因,免疫、抗艾滋病、天花等疾病 发布时间:2018-11-28

这是历史性的一天,同时,也可能是灾难的开始。如果个人的能力可以通过修改基因,在出生前就被设定,那么,拥有这资源的富人岂不是都会成为超人?


首例基因婴儿在中国诞生


据人民网报道,11月26日,深圳科学家贺建奎抢在国际人类基因峰会召开前一天突然宣布:一对名叫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双胞胎日前在中国诞生了。


就像“美国队长”获得超能力一样,这对中国双胞胎的基因经过修改,能天然抵抗艾滋病、霍乱和天花等疾病。


怎么做的呢?


就是在受精卵期间,把Cas9 蛋白和特定的引导序列注射进单细胞体,修改婴儿基因。


拥有这种基因突变的人,能够关闭致病力最强的HIV病毒感染大门,使病毒无法入侵人体细胞,进而天然免疫艾滋病毒。


《生化危机》里的桥段,竟然在现实中出现了。


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意味着中国在这项技术上取得了历史性突破。


但,天使和魔鬼往往就在一念之间。




非法研究,莆田系浮出水面


修改人类胚胎基因,意味着面临重大风险。


据贺建奎透露,他在2017年使用了大量老鼠和猴子,以及300多个人类胚胎做实验,从失败中积累经验,最终成功修改基因。


也就是说,研究有风险,即使最后能把成功率提高,但随着基数变大,将来失败的案例仍然会很多。


这样,一个道德问题就摆上了台面:


当一个婴儿还不能决定自身命运的时候,谁来承担修改基因面临的失败风险?这是否是道德的?


修改基因虽然牛逼,但会不会“脱靶”——修改了不该修改的地方?


修改农作物的基因好办,大不了出了问题不上市。但如果一个人遭受了错误的基因编辑,我们不能把他杀了啊!



从目前来看,虽然修改基因能免疫多种疾病,但它未来会不会带来不利影响?会不会对其他病毒的抵抗力变低?


更重要的一点是,修改基因在人类伦理上是不被许可的。


中国基因婴儿诞生后,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主席DavidBaltimore当即声明:


“我们从来没有做过任何会改变人类基因的事情,而且我们从来没有做过任何会产生影响的事情。”


也就是说,国际峰会的组织者对贺建奎的计划一无所知。


而且,修改胚胎基因在欧洲大部分地区都是非法的,在美国也是禁止的。2003年,中国政府发布关于试管婴儿的指导文件,明文禁止以任何行为编辑人类基因。


此外,深圳市计生委医学伦理委员会也表示,贺建奎的基因试验进行前并没有进行报备。



公开资料表面,贺建奎是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副教授。天眼查显示,他是7家公司的股东,6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2017年,他创办的瀚海基因公司宣布成功研制出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第三代基因测序平台 GenoCare。2018年4月,瀚海基因完成 2.18 亿元A轮融资,估值高达数十亿。


而贺建奎进行实验的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是一家“莆田系”医院,其创始人林玉明和贺建奎的公司有关联关系。


在这种情况下,贺建奎和他的团队是怎样进行人类基因修改项目的?背后有什么目的?这真是一件细思极恐的事情。



历史性时刻:潘多拉魔盒或许已打开


根据英国《泰晤士报》报道,霍金的遗作已在2018年10月出版。他在新书中预测到未来基因工程会创造出“超级人类”,它会毁灭其他普通人类。


他担心有钱人在未来有机会花钱变动子女的DNA,从而创造出有更好基因的“超人”。“超人”相比普通人类将提高智力和寿命,甚至对疾病的抵抗力都会增强。



据霍金所预测,“超级人类”一旦出现,没有改善基因的普通人将面临毁灭性的灾难。


早在2015年,中国科学家就首次在实验室编辑人类胚胎基因,当时引发了全球科学家的强烈抗议。


基因编辑技术的发明团队呼吁暂停:所有人类都有责任考虑这项科技的后果。


虽然新技术有正面效果,但与此同时也会让人联想到打造出完美后代的“定制婴儿”计划。


如果开放人类胚胎基因修改,让更多资本进来研发,那么毫无疑问,这将把人类的起跑线提升到受精卵阶段。


如果父母拥有更多的财富、权利,那将意味着他们的孩子有更多的机会“修改基因”,选择强大的特质。


一切正如霍金所预测,太锋利的刀作为工具,同样会伤人。


这不是危言耸听,没有人知道修改基因后这个世界将会面临什么问题,但毫无疑问,人类进化的命运已经由中国开始改变了。


上一条
下一条